疫情后时代,5G基建下的储能行业新机遇

——

打印本文             

1.jpg


●从25日零时起,武汉市以外地区解除离鄂通道管控,有序恢复对外交通;全国多地连续多日无本土新增病例;全国大部分地区已全面恢复正常生活生产秩序。

疫情后时代的“新基建”


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爆发,不可避免地对现行经济造成一定的冲击。“投资”作为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,“新基建”一词也悄然成为近期的焦点,所谓“新”,即在传统基建的基础上,赋予了信息技术、数字经济、科学科研等含义,强调大力发展生物制药、医疗科技、5G网络、工业互联网等产业。


在三月初的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议上,“5G网络”、“数据中心建设”等关键词再次被提及。往前追溯到2018年底,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就明确了包括5G在内的“新基建”的定位。2019年6月,工信部正式发放5G商用牌照,5G设备的大范围部署正式拉开序幕。


5G作为新一代的通讯技术,是各行各业进一步发展的重大机遇。世界各国纷纷推出相关措施,抢占先机,抓住5G网络建设的主导权话语权。2020将是商用5G建设的关键之年,5G建设作为“新基建”的一员,可谓是大势所趋。


新冠肺炎疫情虽然对中国乃至全球经济发展和带来了挑战,但不会改变长期向好的发展态势。5G基站的推动,不仅在于技术本身的普及运用,还为通讯、信息、交通、数据、金融、人工智能、新兴工业等各行各业提供坚实的技术驱动升级支持。


timg_看图王.jpg


5G基站储能需求激增


储能电池是保证通讯基站设施连续工作的核心保证。当市电电网供应发生故障或异常时,储能电池能无间断切换,保证设备持续正常工作。


目前5G基站根据功率的不同,主要分为宏基站、微基站、皮基站和飞基站四种。微基站、皮基站和飞基站一般采用市电直接供电,不设置电力储能设备。宏基站功率最大,覆盖范围也最广,通常布设在室外,需要储能储能电池支持。


5G信号属于中高频段,是4G信号频率的2-3倍,高频率意味着穿透效果相对较弱,因此需要更加密集的部署,才能达到现有4G覆盖的水平。根据公开资料显示,截止到2020年3月,全国5G基站数量已超过20万个,预计2020年将呈现井喷式爆发,年底或将建成超60万个。


此外,移动、铁塔相继在三月份发布招标公告,分别计划采购1.95GWh和2GWh磷酸铁锂电池组产品。5G建设热潮下,为磷酸铁锂电池在储能领域的应用上带来了广阔的市场空间。目前已有近20个省份将推进5G产业发展列入2020年重点工作。


timg.jpg


锂电池加速替代铅酸电池


长期以来,通讯基站的储能系统主要使用的是铅酸电池,存在着使用寿命低、日常维护繁琐、对环境不友好的主要问题。众所周知,5G基站相对于4G基站,能耗成倍增长、体积小型化、部署密度高,这就意味着需要更高能量密度的电源,目前磷酸铁锂电池所具备的安全系数高、循环次数多等优势,很好地契合了这一需求。


此外,5G模式下基站部署模式,造成了以电费为主运营成本大幅提高,锂电池储能系统可以充分利用自身循环的特性,减少对市电电网的依赖,通过削峰填谷降低电费,从而进一步降低建设成本与运营成本。


铁塔公司早在2018年已停止采购铅酸电池,统一采购梯次利用的锂电池。截至2018年底,中国铁塔已在全国31个省市区约12万个基站中使用梯次锂电池约1.5GWh,替代铅酸电池约4.5万吨;2019年,中国铁塔基站备用电源新增使用磷酸铁锂电池约5GWh,替换铅酸电池约15万吨。


未来,“通讯基站+储能锂电池”的成熟应用,磷酸铁锂电池将会占据主导地位。伴随着5G基建的进程加快,储能锂电池需求需求也会持续高涨,越来越多的电池企业将会加入到市场竞争中来。


*文中图片与数据均来自于网

上一篇锂电池技术为乡镇照明设施提供优选方案
下一篇

相关内容

——

27

2020-03

疫情后时代,5G基建下的储能行业新机遇

未来,“通讯基站+储能锂电池”的成熟应用,磷酸铁锂电池将会占据主导地位。伴随着5G基建的进程加快,储能锂电池需求需求也会持续高涨,越来越多的电池企业将会加入到市场竞争中来。… [了解更多]


产品中心Product

——

新能源,改变世界,改变生活。三牛能源秉承用新能源造福全人类的愿景,布局动力锂电池四大主要应用领域,为改善全球能源结构、践行全人类可持续发展贡献绵薄之力。

Learn more

Copyright ©三牛能源,Inc.All rights reserved.  粤ICP备17149977号